读书笔记

Open The Book

每次和Amy聊天都会被她鼓励写东西,真的要封一个最佳编辑给她。

她说她忙得没有灵感了,让我写文章给她,一时冲动说,好,我写读后感给你。

前两天开了本新书,格非早年的书,《边缘》,昨晚合上书的那刻,感叹,真是一个叙事能力,刻画能力以及注重景致描写的作家,短短200页,接近10个人命运以及一生

荡气回肠地在脑海里,驱散不去。

 昨晚在note上写了一些:

不知道不写下来是不是会忘记,现在的记忆力真的不好,太多的事情要忘记了。

这十年来看过的小说不及高中,但也不少,格非的《山河入梦》一定是第一名的,但今天读完《边缘》真的很想说,格非的实力真的好似退步(《边缘》在1993年出版),就好像

一直觉得苏童在退步,直到《黄雀记》,熟悉的苏童才回来了。其实心里清楚地很,创作是件多么痛苦的事情,最终创作的结果无论好坏,那种孤独的日子,真的只能自己体会,

没有写过东西的人大概没有体会。

书的内容,不愿赘述,可能是总结能力不好,中心思想是有爱的女孩子一定会被上天宠爱的。

杜鹃,从进家门,嫁给我,到最后死去的场景,在我心中被深深怀念;

小扣,和我的一切,从来当丫鬟,到最后她的外孙女小琴老了照顾我,我永远记得她年轻的样子;

花儿,远嫁而来,夫家不济,但没有改变她对于生活的感知,养蜂,拉我进蜂屋,请我喝蜂蜜,想把美好带给身边的人;

胡蝶,被人蹂躏,自焚,双目失明,多年后我探望她,问起是否记得过去,她说忘记了,但是走即便失明也走过无数遍的路,还是撞翻了一盆新削好的土豆。

她们的一切,命运,生活,都不由自主,但却依旧用自己的方式爱着生活。

罗曼罗兰说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认清生活的真面目,却依旧热爱生活。

所有的女人都让我想起了姚佩佩,至今我读《山河入梦》最后的信,依旧是看一遍,落泪一次。

没有恨的人是多么让人怜爱,和让人感动,让人喜欢,格非也偏爱这样的女孩子。

用现在的话就是少女感,如果一个女人随着岁月和世事丢失了自己的少女感,我想大概也就失去了一切了。

还让我想起另一个故事《桃之夭夭》,也是200页的样子,没有《长恨歌》的恢弘。故事中的郁晓秋是不知道恨的,一个连生父是谁都不知道的女子,

默默承担着母亲对她的折磨,冬天冻得通红的小手要在刺骨的水里洗衣服,邻居对她的异样眼光,姊妹对她的冷漠无情,都没有改变她。她从没有过问母亲生父是谁,因为

她知道这是母亲的最深的伤,她依旧在姐姐得肝炎的时候去照顾,男友抛弃她的时候只说了一句:你没有良心,你会后悔的。

这些女子都可以用王安忆这本书名来概括:逃之夭夭,灼灼其华,此中意境,是作者对她们送上最深祝福。

这些女子并不是愚钝,是非常善良,非常宽容,作者心里疼爱她们,所以让她们走“择善”这条人生的路。

你那么好,生活一定会把最好的留给你的,如果没有得到一些东西,是因为它们不够好,所以你一定要耐心地等下去,它会给你最好的。

周末的时候,无意之间走进了楠书房,明代的金丝楠家具简直迷了眼,书房之上的养云二字,深得我心,山水养云。

迈过邀月门,便是养云轩,你知道么,上海的安缦,就是养云安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