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Tom Dixon不是很久的事情,也就23年,但是喜欢了以后,就会是很久的事情了。

去过东京的TOM DIXON,去过香港的TOM DIXON五月去了伦敦的TOM DIXON.

世界上有很多种类的设计师,时装,室内,建筑,首饰等等等等.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我是学工业设计的,是十年前的事情,Tom是一个工业设计师,

很多人会问什么是工业设计师,解释起来最简单的是从飞机到手机的外观设计,但在我心里,IDer是让生活变更美的设计。

 时常觉得是命运,让我去学工业设计,因为自幼学画画,后来因为文化课不差,所以也就走了正规的升学之路,但就像connect the dots,生活不会让你任何

一段路白走,大学就学了工业设计,它需要你对生活有强烈的感知力,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或者说这个是to born with的。

喜欢上Tom, 我也这么觉得,好像我已经不做工业设计很多很多年,脱离设计也很多年,或者更多的可能性,是去喜欢很多服装或者首饰设计师才对,但是我

最偏爱的设计师,是一个工业设计师,这就是so called fate

每次和人说起TOM DIXON的时候,我说我喜欢这个牌子是因为,如今太多的人在做商业的设计,或者做一些很奢侈的设计来赚钱,但是Tom没有,他用你可以

Affordable的价格,让你的生活变得更美。

 Tom Dixon可以做很多商业的项目挣很多钱,或者供职于一个奢侈集团下面,负责一条产品线,赚很多钱,但是他没有,TOM DIXON好像是他的child

他认真仔细地对他。

 我从没有想过我可以见到真的Tom,在伦敦,我只想去感受他在伦敦的shop,内心觉得因为这个是他长期居住的地方,是他喜欢的城市,所以这家店应该会美轮美奂。

 但是生活就是对我这么好,我真的赶上了London ShopGrand Opening,还在工厂里面亲手做了一个灯。

 很多设计师很浮夸,我脑海里对他没有预设的想象,但是当他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拿着啤酒,像个路人,走在店里的时候,我知道我没有爱错这个设计师。

我不知道从何说起,就写个流水账吧。

Tom的新店从诺丁山搬到了国王车站旁边的中央圣马丁对面,很大的区域,包括办公室,设计lab,以及销售店铺。

我走进店里,一个可爱的女生说你要介绍么,我笑了说,我是他的big fan,她说真的么,你最喜欢的scent是什么? London,她说WOWI love itI guess you have them all.

I did, I have been to Tokyo and Hongkong Shop, 她说,Really I have not been there, you know, even in UK, not so many people know TOM DIXON.

我说I really like Tom, I came London partly for him

她说 when you leave, we will have a workshop for assembling the light, see if you can join it.

 Luckily I caught the time.

我说, Will Tom be here?

她说, I don’t know, but he always wandering the shop, maybe, let me ask my colleague.

她告诉我, May.10th, He will be here.

510号预约了做Light,下午三点五点,做灯的期间,我和旁边的工作人员talking,和Tom工作的感受如何?Very inspiring,所有的人都是这样的回答。

做灯的期间,我去了洗手间,回来后,工作人员说,you just missed Tom, he came down to see the factory.

内心真的超级遗憾,但是没有想到,之后更大的惊喜。

Tom7点有个Speech,我又miss了,因为和店里的那个可爱女生聊天聊得太开心,超过了2分钟,进不去了,只能看现场的live,看了十分钟,Tom突然说

Why not we go out I show you the place?

于是Tom Dixon就这样活生生地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他像一个Nerd,说起设计,说起这个site的时候特别兴奋,告诉我们在这里要发生什么,那边是Margret Howell(另一个我非常喜欢的设计师)的地方,

六月TOM DIXON餐厅会开但说完后的沉默,更让你觉得这才是一个真正的设计师,没有一点点作秀的成分。

通常我看到喜欢的人都特别怂,但是那一刻,我觉得我要去表达给Tom,我对于他的喜欢,我告诉他,我去了Tokyo,去了Hongkong,为了你来了London,他说Cool, where are you from?

我说Shanghai,他说I will come to shanghai soon.

我说我要和你拍照,他说好呀,然后拍照的人说,好像身高差有点大,他忽然伸腿向前,说这样有没有好一点,我们都笑了,然后拍照的人说,可以更Close一些。

因为是Grand Opening,所以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他拿着一块石头肌理的东西,说I dare youit is a candy,我吓得不敢吃,正在踌躇犹豫的时候,他又拿了棉絮肌理的东西回来

送到我手上说,try it,然后他就消失在人群中。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和Tom对话,和Tom合影,Tom给你糖吃。

我去拿我做好的灯,恰好又遇到了他,又聊了几句,内容我记不清了,一个店员走过来,说SEE, I told you, 我笑了,Yes, I am with Tom, Tom也笑了。

我说我来拿我的灯,Tom很惊讶,ohyou did this, 然后他掏出了手机,说,let me take a picture. 他拿出了他的手机,我抱着他的灯,留了一张照片在他的手机里。

我说I have a certification, should have the sign of you. 他接过说,What is your name 于是他就在上面写了To Diana,还画了爱心,说see you in Shanghai.

他还尝试写了我的中文名字,我告诉他我的中文名字full of metallicthis is what you like most, 他很惊讶,我说,Yes, it is true,他尝试写了我的姓,因为名字对他来说太复杂了。

我说I am leaving, see you in Shanghai.

没有人围着他,所有的人都可以和他聊天。

就像店员说的那样,Tom always wanders in shop, he works upstairs.

我太喜欢这样的人了,就像我从未想过Tom是什么样的人,只是单纯的喜欢他的产品,但其实能做出这样产品的人,应该是个settle的人,因为TOM DIXON是他的孩子,他怎么舍得他不美好,所以我们才可以享受这样的美。

做工业设计是件枯燥的事情,无数次的调整,尤其Tom着迷的是lighting,从modelingcuttingmaterial,没有一个是没有经过无数次试错的,

没有一种热爱是轻松的,没有一种热爱是不伴随痛苦的,因为热爱,所有的苦都可以咽下去,一遍遍直到完美。

太明白这样的感受,我做不到,所以选择了另一条路。

设计师的黑夜,你不会明白,很多人说做设计不赚钱养不活自己,我想说那是因为不够热爱,没有做到极致吧。

Tomlighting就是黑夜的灯,大概他明白这样的黑夜有多难熬,又多让人兴奋,所以要好好照亮,不能马虎。

在伦敦的时候,M说你应该回去做设计啊,既然你这么喜欢,我摇了摇头,我都没有勇气说我回不去了,我吃不了那样的苦,会逼死我自己。

时至如今,我都不敢和人说,我是做设计的,学设计出身的,比起用MS office,我能够更熟练的操作Adobe,建得了摸,打得了帧。

另外一个不敢做设计的原因是,每个作品都是我的孩子,怎么舍得他们被人评判,好或者是坏,我都舍不得,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

每个人都是自己生活的设计师,赚更多的钱,买更多的TOM DIXON

这也是我对M说的: I would rather to earn more money to buy more TOM DIX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