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去香港喝了两场酒,每天的生活从晚上十点开始,从兰桂坊往上走,有很多很多人聚集在那里,拿着啤酒,气氛非常cozy,

上海喝酒的气氛还是差很远,很难一杯一杯喝到半夜三点,然后笑到合不拢嘴,走出酒吧,坐在楼梯的栏杆上,

和不认识的人,从猜国籍开始,然后约着去喝下一场,或者把各国语言的你好都说一遍,看那些小男孩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真的好好笑,这才是生活呀,和陌生人catch up一番,享受他们的flirtting,东倒西歪走回去洗澡睡觉。

香港的revist不知道多少次,酒也不知道来喝了多少场,但是这次好像特别的开心。

去了现在号称全港最好的鸡尾酒bar, 裙子是在马路上买的199块港币的露肩款式,鞋子是打折款的黑色锐步运动鞋,都是临时去之前半个小时买的。

特别随意,没有想到走在路上,所有的人都说oh red gals,走进bar,主理人也上来catch up,说,哦今天是red days,我笑着哈哈哈,反正支持不了阿根

廷,也支持一点点法国吧,他把他的红帽子带在了我的头上,说现在没有位置哦。

我说when you find me seat, I give your hat back.

他说you know how much hats I have, 122.

我说Nice, My birthday is Dec.2.

Bar可以根据客人口味调酒,我说whisky base, Lemon grass, lavender and sour flavor,喝到酒的第一口,哇,也太好喝了吧,一直笑。

他走过来,对我说,Come, here are your seats.

他说你喜欢什么味道的酒,拉佛格真的是我最喜欢的Smoky whisky,他说I show you what is my favorite,说了转身去酒架上拿了酒和威士忌杯,倒了一盎司Smokehead,也是一款smoky whisky,我们share了这杯酒,very elegant,他形容到,我说very elegant,I like it.

闻起来的泥煤,入口的顺滑,满嘴恰到好处的甜,超级开心。